盛世彩票网——中国交通网界旗下专业的综合交通网站

山西岢临高速多处现“豆腐渣” 未通车已千疮百孔

来源:法治周末 记者:刘立民
中国交通网正文广告

 

盛世彩票

正在修复塌陷的路面

 

    一条投资110亿元的高速公路,原定18个月的工期,却近4年才通车,工程被指偷工减料,多处现“豆腐渣”,而一位标段负责人自曝家丑:资质是借来的,不偷工减料就挣不到钱

 

    发自山西吕梁

 

    2014年10月16日12时,在沿路人们的一次次期盼中,投资110亿元、历时近4年的山西岢临高速公路终于通车了。

 

    岢临高速公路(以下简称岢临高速)起于山西省忻州市岢岚县高家会乡西会村,与忻保高速公路立体交叉,途经两市三县的12个乡镇,在吕梁市临县陈家庄村与临离高速公路相接,路线全长125公里,是山西省高速公路网的重要组成部分。

 

    此前,岢临高速的通车日期曾屡屡“爽约”。

 

    该路于2011年1月全面开工建设,标段合同工期为18个月,按期应于第二年夏完工。据媒体报道,2012年7月,时任山西省交通厅厅长的段建国在检查指导工程质量进度时赞道:又快又好建设,通车指日可待。

 

    孰料,这一“指日”指到2013年国庆节,不知何故未能实现。2014年9月,又传出今年10月1日通车的消息,当人们认为依然是“虚晃一枪”时,真的通车了,好在逾期半个月并不算长。

 

    究其通车难的原因,岢临高速建设管理处官员表示,主要是通车手续繁琐,并非工程进度及质量问题。然而,记者曾接到举报“岢临高速是豆腐渣工程”的视频资料,画面呈现的桥梁隧道裂缝、挡墙护坡松塌和多处偷工减料,令人触目惊心。

 

    2014年9月末,法治周末记者多次实地察看,发现即将通车的岢临高速一派繁忙景象,工人们还在对沉降塌陷的路面和裂缝的隧道修修补补,忙得热火朝天。

 

    那么,岢临高速的工程质量到底怎样?对道路上的缺陷又是如何修复的?是否一“通”遮百丑,通了车就标志着质量过关、没有安全隐患呢?

 

    未通车已千疮百孔

 

    “你看看,这样的工程质量,时间长了不出事才怪呢。”

 

    乔福财用一截手指粗细的螺纹钢敲敲路基护坡,并未用太大的劲,表面的水泥便已脱落,找个缝隙轻轻一撬,里边的石块“稀里哗啦”滚出来,形成一个大洞。他弯腰掏了一把,捧在手里的既非混凝土也非泥土,黑乎乎的粒状物比豆腐渣还松散。

 

    乔福财是吕梁离石人,从高速临县段建设协调办制定的占地协议书上来看,他又是安徽省交通建设有限责任公司(以下简称安徽交建)岢临高速LJ9合同段项目部的一位负责人。乔福财告诉记者,自开工那一天起就在工地上,对自己标段的工程质量了如指掌,“其他标段的也了解一些”。

 

     而乔福财带记者察看工程质量这一天是9月28日,据当时所传的通车时间仅剩下两天。

 

    未通车的岢临高速处于封闭状态,各收费站必须有通行证才能放行,但如果有施工人员或建设管理处人员的帮助(接迎),就变得容易多了。

 

    岢临高速建设共分12个标段,从岢岚到临县依次排开,有着不同的承建商。

 

    9月27日和28日,法治周末记者再上岢临高速,对兴县至临县长达80多公里的路段实地察看。此时,即将通车的消息已从建管处工作人员口中得到证实:“领导要求10月1日通车。”

 

    “我们在给公路打钉子,目的是撑起路面,使它不再沉陷。”

 

    在行驶过程中,记者发现道路上有多处施工点,路面被挖出一个个浅槽,工人们有的在打眼,有的在注浆,他们管这叫“打钉子”,当问到能否解决根本问题时,却回答“不好说”。

 

    乔福财告诉记者,路面之所以出现塌陷,是路基的问题:一方面路基没有轧实,形成自然沉降;另一方面防水没有做好,雨水浸入路基,也会造成塌陷。

 

    由于路线太长,记者随机抽选了一些地点察看工程质量。

 

    据业内人士介绍,公路两旁,用于阻挡山体滑坡的叫挡墙,而低于路面,保护路基不被雨水冲毁的叫护坡,一般都由石头加水泥砌成。

 

    在武家梁隧道附近、新庄隧道附近和康宁出口等地段,记者请乔福财检测了6处挡墙或护坡。他拿的螺纹钢只有手指粗细,但往往一钢筋棍敲下去,石头表皮的水泥便脱落,再一撬,石块就会滚落出来,填充石块缝隙的要么像渣土,要么空的,根本看不到混凝土的影子。有一处,乔福财动作稍大了点,上面几乎坍塌下来。

 

    穿过岢临高速兴县出口往北几公里,记者发现3名工人在护坡下干活,路边放着半锅挂面和土豆,他们自称是兴县二十里堡人,“从今年三四月份就开始在这条路上修修补补,至今工资也没发,欠着10多万呢”。

 

    为了一看究竟,记者沿着护坡走下去,没想到所踩之处水泥皮随即脱落,“哗啦啦”滚落到沟底。记者看到他们在加固排水沟,无非是把翘起来的水泥铲掉,再原样抹一些水泥,但水沟旁都是裂缝,能否“治本”不得而知。

 

    在察看护坡时,记者发现一处较大的涵洞,这个涵洞可一半过水,一半行人,洞口挡墙有些沉降变形,洞内路面上的水泥已经风化,用脚一踢就会还原成粉状。

 

    南山隧道距离岢临高速建设管理处较近,仍有半幅不能通行。记者看到隧道穹顶有多处裂缝,其中一段打了6道20多公分宽的钢箍,工人们正在涂抹石膏,抹上石膏便看不到钢箍的存在,而在长长的隧道两侧,人行道上的水泥盖板缺角断边、竟无一块是完整的。

 

    在桥梁和道路的两侧,记者还发现多处冲断的排水沟,以及雨水冲出的深沟和深洞,有的距离桥墩非常近,乔福财说,再这么冲下去,路会塌,大桥也会断裂的。

 

    其他的小问题比比皆是,如桥梁裸露钢筋、有细微裂缝;中间隔离带钢板螺丝未拧紧,甚至没有螺丝帽;桥护栏浇筑有的错位等等,但乔福财指着一段护栏错位底部突出的十几公分说,这可不是小问题,车在高速行驶的时候,根本注意不到,一旦剐上就会车胎爆裂,酿成重大交通事故。

 

    石缝用墨汁画出来

 

    岢临高速建于黄土丘陵地带,原本没有路,经过劈山、钻洞和填沟,硬生生开出一条道路。

 

    岢临高速公路建设管理处处长米慧杰告诉法治周末记者:“公路的建设改变了原来的水流方向,尤其暗流不易被察觉,这些因素都会对新路基带来影响,一些路面发生沉降也是正常现象,我们在责令承建方对此进行积极的修复。”

 

    而乔福财则认为,道路出现沉降和塌陷,人为的因素大一些,如果地基做得扎实,中间隔离带和边沟护坡防水做得牢靠,这种情况就会大大减少。

 

中国交通网广告位